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友风采

要么不做 要做就做最好

                                 记我校84级法学院毕业校友南海昊

上身穿亮白色衬衫的南海昊学长倚在办公桌前,低头整理桌上的文件。我走上前去跟他打招呼,他微微点头,随后便给我倒了一杯茶,冲我笑笑说:“你就是昨天给我发信息的学妹呀,老师跟我说过这件事情。”

南海昊学长所在的青海国鑫铝业股份公司位于西宁东开发区的一栋高楼里,乍一看挂着董事长牌子的办公室有些单调,打开门是一个较大的会议厅,往里走就出现了三排桌子上堆着文件的场景。

南海昊学长开始为我翻找这几年与同学们一起合照过的照片,他自嘲了一句:我老了。想想他的经历,再看看眼下他的从容以及一丝难以掩盖的疲倦,我不觉得这全然是玩笑。

当谈到心态问题时,南海昊学长思考了一会,对我说,这问题问的真好,于丹曾说过:“越是竞争激烈,越是需要调整心态,并且调整与他人的关系。一个人在现实中,不能控制自己的遭遇,却可以控制自己的心态;我们不能改变别人,却可以改变自己。其实人与人之间并无太大区别,真正的区别在于心态。所以一个人成功与否,主要取决于他的心态。”

他说,自己的心态也不是一开始就特别好,也有过无法调整好心态的时候。比如,刚从法院辞职下海经商回来,准备走企业管理这方面的工作,学法律出身的他并不擅长企业技术规划,对自己即将要从事的工作是比较迷茫的,在这种困难的环境下,心态并不平静,常常晚上睡不着觉,头发也是老掉,现在好多了,也许经历多了,心态也好了很多。

近三十年适者生存的职业生涯  于他而言更像一场打怪兽的游戏

    1986年的一次演讲比赛中,当时法学院副院长曾评价南海昊真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小伙子。

     伴随着这个评价,毕业很快就来了。

    思想确实发挥了它巨大的作用,那个小伙子果断的舍弃了在大家看来既稳定又符合专业的工作。

     1992年,“下海”一词在我国风行一时,形成炙手可热的一个话题。特别是在十四大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目标以后,更是风起潮涌,在全国形成一个大热潮。下海也成为中国社会当时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全国上上下下,大家都在议论着下海下海潮更是席卷从工人、农民、大中专学生、教师到党政干部、科技人员、作家、艺术家等社会各个阶层,甚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也开始关注下海热是怎样的。

 就在这种情况的影响下,沿海地区变成了块宝地,南海昊学长当年就毅然决然的到此地从事生意长达1年之久,家人成了他最大的牵挂。

    回来后,他便开始着手企业管理的工作。

    在一次上市公司企业重组规划案中,他犯了错误。

    他对我说:“寒山问拾得:如有人骂我,辱我,欺我,骗我,谤我,该如何处之?拾得:忍他,让他,躲他,避他,由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我相信,再过几年,你且看他;再过几年,你且看我,是当时南海昊学长最真实的想法。

所有一切世事打磨,非但没有磨损他,反而变成了抛光,将他磨淬得越来越坚固,越来越透亮。他身上有一股朗朗的硬铮气,活得蓬勃兴盛,也活得皮实坚韧。时间过去,南海昊学长不再反感威胁,反而越来越仰慕赞叹。一个青年,面对所有谩骂和污蔑不为所动,我行我素,最后,人们只剩下一个方式:牢记他,并且尊敬他。

我不禁觉得好奇,是什么在鼓励着,并伴随着南海昊学长走了下去。

    他说,是三个词:坚持、责任 和自信。

       坚持,一直坚持,不放弃不失落,时刻怀着战士的决心和毅力,抛弃内心最恐惧的软肋,不停不听。

        责任,对公司全部职工吃饭、安全和股东最大权益的责任,

对父母的责任,对妻儿的责任。

       自信,自信自己能够了解不懂的技术和业务,纵然不是专家,也要成为一个行家。

    采访的最后,我们有这样一番对话——

    “你怎么看性格决定命运?”

    “有关系,不然不会是现在的我。”

    “这种关系放在人生前半段,还是放在后半段比较合适?”

    “我的人生还没结束。”

学长的希望

   现在的大学生都比较浮躁,或者说比较焦虑和迷茫,那么根据您上学时代和毕业之后的经历,您想对母校的学弟学妹们一些什么建议?

   这么多年我觉得有三点是我所总结出来的。

   第一点,其实学什么专业和技术都不是最重要的,方法才是真正我们要学习和掌握的东西。

   第二点,培养一种观念和敏感性也是不容忽视的事,像我是学法律的,我到现在还一直是用法律的观念和敏感性去做任何事情和工作。

   第三点,责任意识,要时刻记在心中,用心,就能事事不那么艰难。

 

 

供稿:孙婉蓉

发布日期:2015-11-17 阅读数量: